<menuitem id="lzjdn"></menuitem>
<ins id="lzjdn"></ins>
<del id="lzjdn"></del>
<var id="lzjdn"><noframes id="lzjdn">
<ins id="lzjdn"></ins>
<ins id="lzjdn"></ins>
新聞動態
新聞動態
首頁 > 新聞動態

國家統計局日前公布上半年經濟數據,1—6月全國粗鋼產量增長7.4%。與粗鋼產量持續高企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目前國內鋼材市場去庫存化速度緩慢,產能過剩問題依然突出,進一步凸顯經濟結構調整任務的艱巨性。

停不下來的企業

“行業進入銷售淡季,但鋼廠未見有絲毫減產跡象。”金模鋼鐵網首席分析師羅百輝說。

持續的生產并沒有使企業獲利。山西一家民營鋼廠負責人向記者感嘆,目前一噸鋼的利潤僅有2.6元,買不起一瓶飲料。“我們能生產各種產品,但是我們卻都不賺錢了。”寶鋼董事長徐樂江一句話道出了鋼鐵企業痛苦掙扎的現狀。

在鋼鐵行業供大于求、日子普遍難過的背景下,為何企業“越虧損越生產”,停不下來?

河北一家鋼鐵企業的負責人告訴記者,不愿停產有多種原因,如果沒有正常生產就很難通過抵押從銀行獲得貸款,還擔心自己原有的銷售渠道會被別的企業搶走。而對很多國企來說,擔負著更多的員工待遇等社會責任,減產更不容易。

“產能過剩反映出我國工業化發展進程中,經濟體制轉型與增長方式轉變的階段性特征,也暴露出我國工業存在的深層次、結構性矛盾和問題。”中國建投投資研究院研究員張志前認為,當前,產能過剩已經成為我國經濟發展面臨的最大困難,是中國經濟實現“升級版”必須應對的重大考驗。

地方政府的手錯放

產能過剩在我國并非新問題。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產業經濟研究部部長馮飛認為,當前的產能過剩與亞洲金融危機爆發之時我國曾出現的產能過剩很相似,但又有不同。“本輪產能過剩的主要原因是近三年的集中投資。在這一過程中,民營企業的作用非常大,這是由于地方政府以行政方式推動產能增長,使得投資行為發生扭曲。”

近年來,中央曾多次對產能過剩問題進行宏觀調控,尤其是對鋼鐵、水泥、電解鋁等傳統過剩行業實行嚴格的審批、核準制度。

然而一大批沒有國家立項、沒有環保審批的鋼鐵項目聚集在內蒙古、寧夏、新疆等西部地區的工業園中,這些項目投資額動輒高達數十億元甚至上百億元,一些甚至是當地的重點招商項目。

“先上車后買票”,甚至“上了車不買票”,已經成了鋼鐵行業內的“秘密”。據透露,目前有近四成的鋼鐵產能都屬于違規項目。

馮飛說,在GDP和稅收的誘惑下,許多地方政府“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不僅幫助企業巧立名目偷梁換柱,還利用電價、土地、稅收等優惠措施,盲目上馬新項目,進一步加劇了產能過剩。

中鋼協副會長兼秘書長張長富透露,一些“囊中羞澀”的地方政府對鋼企提前征稅,這無異于殺雞取卵。鋼鐵企業只能開足馬力生產,以保證地方稅收。

發揮市場力量堅決去產能化

專家認為,全行業“寒冬”實際有利于遏制投資,淘汰落后,是行業重振的好機會。

“目前市場機制對產能抑制、矯正產能過剩是失效的。”馮飛表示,應該高度重視產能過剩并采取相應措施,否則不僅給行業帶來災難性的傷害,更嚴重的是會出現系統性風險進而引發危機。

“化解產能首先要"管住政府"。”馮飛建議,政府不要再去代替企業管投資、管效益,要充分發揮市場的調節和矯正作用,包括減少審批,建立新型準入制度,以經濟性管制為主轉到社會性管制為主等。政府應強化信息披露和服務職能,讓投資者理性抉擇。

“經濟刺激政策不能救企業,產能過剩最根本的是要企業變少、產能變少,可行的辦法就是市場淘汰和環保高壓并行。”武鋼有關負責人表示。

午在线亚洲男人午在线,免费高清毛片无遮挡网站,日本带啪的纯肉动漫,中国美女A级毛片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